Feeds:
文章
留言

媒體名稱:香港TVB無綫新聞台
節目名稱:春去秋來冬又至
播出日期:2020年4月19日

時光流逝,春去秋來,天氣永遠不似預期,不過近年酷熱、颱風、嚴寒、甚至個別季節無聲消失,都令大眾對變幻天氣產生好奇,記者在過去一年,紀錄香港的四季天氣,透過農夫、打鼓嶺村民、火鍋店老闆、養珠業人士、時裝業界等等,去觀察天氣對他們生活或是業務的影響。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講座

講題:《崇禎曆書》史源探析

時段:2017年1月20日下午5:30-6:45

地點:香港大學百周年校園逸夫教學樓730室

講者:陳泳昌

網頁:請按此處

 

摘要

明朝末年,耶穌會傳教士掀起「科學傳教」的活動,向中國傳播歐洲科技知識,希望建立名譽與地位,讓中國社會接納天主教。由於欽天監日月食預報不確,徐光啟與傳教士合作,編纂《崇禎曆書》,全面引進歐洲天文學知識作曆算推步。

《崇禎曆書》廣納各種歐洲天文學著作,但無完善的徵引規範,因此底本研究工作面對不少困難。適逢世界各大圖書館進行典藏數位化,為相關研究提供大量原始文獻。今通過比對圖文,陸續發現傳教士譯撰《崇禎曆書》時所據之底本。

清初學者早已發現《崇禎曆書》的內容有含糊和矛盾之處。從事《崇禎曆書》的史源研究時,復須探析傳教士對原著內容作出何種刪改,如此才可對傳教士在西學傳播方面有一公允的評價。

ABSTRACT

In late Ming Dynasty, Jesuit missionaries initiated a movement to transmit European scientific knowledge to China. By establishing fame and social status, the Jesuits hoped that Christianity would be better received by Chinese society. As the solar and lunar eclipse prediction made by Qin Tian Jian (The Astronomical Bureau) were found to be inaccurate, Xu Guangqi worked with the Jesuits to compile Chongzhen Lishu (Chongzhen Reign Treatises on Calendrical Astronomy), which adopted European astronomical methods for planetary position computation.

Chongzhen Lishu incorporates the content of various European astronomical publications with scanty citation, therefore causing a lot of difficulty in identifying its European sources. Now the digital archives in major libraries of the world are offering substantial primary literature to this field of research. By cross examining text and figures, discoveries have been made regarding what kinds of European astronomical publications were consulted when Chongzhen Lishu was compiled.

Scholars in early Qing dynasty had identified ambiguities and even contradictions in the content of Chongzhen Lishu. The extent to which Jesuits altered the original text should also be investigated, thereby making a fair assessment to Jesuits’ contribution in the transmission of European knowledge to China.

由分野標記試論《明代東西洋航海圖》之成圖年代
陳泳昌

(本文初稿在2014年6月香港海事博物館主辦「明代海洋貿易、航海術和水下考古研究新進展」國際學術會議宣讀,後收入《針路藍縷》,香港海事博物館編,香港:中華書局,2015,論文集403-420頁)

摘要

美國學者貝瑞葆(Robert Batchelor)提出,《明代東西洋航海圖》源於明代日用類書所載的二十八宿分野圖。此等分野圖散見於明代書刊,本文分析26個分野圖的分野標記,認同《明代東西洋航海圖》的明朝疆域圖應是源於民間編印的通俗書刊,而非正規的學術著作。這些圖中,有23個源出通俗書刊,依圖中分野標記的差異又可分為五系列。最接近《明代東西洋航海圖》的分野圖,源出日用類書《鼎鐫十二方家參訂萬事不求人博考全編》,其刊行年份已不可考,僅由刻書家的出生年,可推知該書於萬曆中至晚期成書。繼續蒐集明代分野圖作比對,當有助擬定《明代東西洋航海圖》的成圖年份上限。

 

On the Composition Time of the Selden Map Based on a Study on Its Fenye Markings

Chan Wing Cheong

Abstract

Professor Robert Batchelor suggested that the Selden Map of China originated from the fenye map of Ming-era popular encyclopedias. Such fenye map can be seen in a number of Ming-era publications.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fenye markings of 26 such maps, and agrees that the map of Ming Dynasty as shown in the Selden Map originates not from formal academic work, but instead from popular books. The 23 fenye maps that come from popular books can be further divided into 5 categories according to some slight differences in their fenye markings. The fenye map that matches most closely with the Selden Map originates from a popular encyclopedia that does not have identifiable publication date, but it can be estimated from the publisher’s birth year that the encyclopedia was published in mid to late Wanli reign period. Further effort to locate and cross-compare other fenye maps in popular books will help us estimate the earliest possible time when the Selden Map was drawn.

香港海事博物館於2014年6月7日至8日舉辦以中國明代航海歷史為主題的國際學術會議。屆時,二十名來自本地及海外的專家將會齊集討論《明代東西洋航海圖》、中國水下考古的發現及中國明代旳航海技術,專家們亦以其前沿性旳研究作簡報研討。是次學術會議將首次開放予公眾參與,讓參加者跟專家們互動交流,實為難得的盛事。

2014年6月8日全體講者攝於香港海事博物館門前海畔(香港中環八號碼頭)
左起:Richard Wesley(韋持力)、周運中、謝必震、王式英、Robert Minte、馮錦榮、朱鑒秋、Robert Batchelor(貝瑞葆)、汪前進、崔勇、陳泳昌、劉義傑、Geoffrey Wade
(韋傑夫)、羊澤林、Roderich Ptak(普塔克)、錢江、Stephen Davies(戴偉思)、陳佳榮、臧振華、譚廣濂、焦天龍

 

學術會議詳情

日期及時間:2014年6月7日(上午9時至下午5時半),6月8日(上午9時半至下午12時半)

地點:香港中環八號碼頭香港海事博物館

網頁:請按此處

 

筆者簡報詳情

講題:由分野標記試論《東西洋航海圖》之成圖年代

時段:2014年6月8日上午 10:20 – 10:45

講者:陳泳昌

展覽名稱:「針路藍縷:牛津大學珍藏明代海圖及外銷瓷」

展期:2014年3月21日至6月23日

地點:香港海事博物館

網頁:請按此處

錢江《一幅新近發現旳明朝中葉彩繪航海圖》論文摘要

(原載《海交史研究》2011年第1期)

英國牛津大學鮑德林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近來發現了一幅被人們忽略了長達350餘年之久的、繪製於中國明朝中葉的彩色航海地圖。這是中國歷史上現存的第一幅手工繪製的彩色航海圖,而且也許是一幅出自明朝福建海商之手的地圖。這幅航海圖來自於英國一位著名的律師約翰.雪爾登(John Selden, 1584-1654)的私人收藏,並於1659年捐獻給了牛津大學鮑德林圖書館。該圖相當大,大約長1.5米,寬1米。該圖繪製的地域北起西伯利亞,南至今印尼爪哇島和馬魯古群島(香料群島),東達北部的日本列島和南部的菲律賓群島,西抵緬甸和南印度。航海圖上清楚地繪製出了明朝中葉中國帆船經常使用的6條東洋航路和12條西洋航路,對研究明清時期中國帆船的海外貿易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筆者點評

The Selden Map圖中見有二十八宿標示,這屬於古中國星占學的「分野」,即天上星宿對應中國不同地區,某些星宿有異常天象,意味該星宿所對應之地區有事發生。分野概念可見於《周禮.春官宗伯.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觀妖祥。」明代的分野系統載於《大明清類天文分野書》,此書成於1384年,相傳為劉基(劉伯溫)所撰。但事實上劉基早於1375年去世,因此有可能劉基參與編修該書但非最終定稿者。分野雖可上溯至戰國時代,但往往只見文字記載而無繪入地圖。以二十八宿入圖的做法,可上溯至北宋稅安禮於元符年間(1098─1100年)所撰《歷代地理指掌圖》其中所載之《天象分野圖》。Robert Batchelor提出The Selden Map的明朝地圖源自明代日用類書所載的《二十八宿分野皇明各省地輿總圖》,此論甚確。Robert Batchelor謂二十八宿分野圖見於《新刊翰苑廣記補訂四民捷用學海群玉》 ,Timothy Brook謂分野圖見於《新刻天下四民便覽三台萬用正宗》及《圖書編》。

文化通識工作坊:中國數理天文學四講

古人運用各種算式和數值方法,建立有中國特色的數理天文學。本工作坊選取中國數理天文學其中一些重要概念及算法,作專題研討。

第一節    2013年10月18日:上元算法初探

古代中國治曆首重「上元」,即夜半朔旦冬至、日月合璧五星連珠。本節探討上元積年的算法,以及天球座標系定義。

第二節    2013年10月25日:節氣算法初探

節氣是編訂曆書時必需的資訊。本探討中國算家如何測定冬至時刻,和編排節氣。

第三節    2013年11月1日:太陽視運動算法初探

南北朝時期張子信發現太陽在天球移動快慢不一,自隋唐起,中國曆法均有日行盈縮的計算。本節探討太陽視運動的算法,及所用的數學技巧。

第四節    2013年11月8日:月亮視運動算法初探

東漢末年劉洪首先把月行遲疾納入曆法計算,本節探討月亮視運動的算法,亦會討論定朔算法。

《古今曆術考》勘誤

《古今曆術考》勘誤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5日

《古今曆術考》付印後,發現一些原稿錯漏﹐現刊載勘誤如下,以負文責。

第14頁

「農曆一九八九戊辰年七月初一」,應為「農曆一九八九己巳年七月初一」。(感謝讀者指正)

第57頁

「為了改正春分的日子,格里高里十三世的曆法改革,亦包括刪去1582年3月11日至20日。如此一來,1582年3月10日之後便馬上跳到3月21日,讓春分回復至原來日子。因此我們在歷史上,是找不到1582年3月11日至20日這十日。」教宗格里高里十三世在1582年2月24日頒佈Inter Gravissimas,刪去日期應為1582年10月5日至14日。(感謝讀者指正)

第58頁

文中提及「伊斯蘭曆(回曆)以新月初見月光為每月之第一日。」這是普遍使用的伊斯蘭曆,依據天文計算或依據實地目測,以初見月光為每月之第一日,因此每月日數並不固定。而附表二.五「回曆每月日數」,是另一種不依天文計算或目測,只憑曆法規則推算月日的Tabular Islamic Calendar,二者不應混淆。

第81頁

姜岌《三紀曆》行用年份誤寫384─517年,共134年。正確行用年份為384─417年,共34年。(感謝讀者指正)

第95頁

文中提及《大衍曆》有以下創新:「對於天文數值,以往曆法均以分數表示,各數值之分母不一,運算相當不便。《大衍曆》以3040為各曆法數值之公用分母。」事實上此創新始見於《麟德曆》,《麟德曆》以1340為各曆法數值之公用分母。故此項創新應置於同頁(第95頁)《麟德曆》一段而非《大衍曆》一段。

第208頁

表六.六:由於筆者換算時間有誤,五星前後合日期差了一天。資料更正如下:

前後合日期

6600216

相距日數

《三辰通載》

合應

相差絕對值

木星

6600501日(後合)

-75

-74

1

火星

6590617日(前合)

244

222

22

土星

6601107日(後合)

-265

-264

1

金星

6590211日(前合)

370

376

6

水星

6591129日(前合)

79

81

2

 

 

 

總相差絕對值

32

更正資料後,雖然最小總相差絕對值對應於660年02月17日而非660年02月16日,但筆者仍認為660年02月16日(顯慶五年正月初一日)為《三辰通載》總龜算法之曆元。這是因為中國傳統曆法中「合應」是用以計算平合(Mean Conjunction)而非定合(True Conjunction),欲計算五星定合則另有修正算法。表六.六資料屬定合,平合與定合相差數天十分常見,因此以660年02月16日為曆元仍在可接受的誤差範圍以內。

209

六六○年二月十六日零時零分長安地方平均時間,太陽位於黃經三百三十點四四度,應為「三百二十九點四四度」。

第216頁

文中提及「沈括於書中指出羅㬋為白道升交點,計都為白道降交點」,應改為「沈括於書中指出羅㬋為白道降交點,計都為白道升交點」。(感謝讀者指正)

第227頁

註釋17:「Fu Mengchi這個譯音,見於李約瑟著:《中國科學與文明》第三冊,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一九六五年,頁三百七十五。」頁碼應依英文版原著而非中譯版,故改為:「見於Joseph Needham: 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 Volume 3,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59, page 375.

第227頁

註釋22:「唐貞元初,李弼乾始推十一星行曆,鮑該、曹士蒍皆業之。士蒍又作羅計二隱曜,立成曆起元和元年。」這段引文應出自宋濂<祿命辨>,而非《七曜攘災決》。(感謝讀者指正)

有讀者問及拙作《古今曆術考》第三章所載「中國歷代曆法總表」,其中姜岌所訂《三紀曆》行用年份是公元384年─517年,讀者提出517年可能是417年之誤。筆者由是檢閱相關著作,發現一些書刊亦有相同錯誤:

1. 朱文鑫《曆法通志》(商務印書館,1934年)載有「曆法行用年表」,後秦《三紀曆》行用年份是公元284年─417年(不是錯字,真的是284年)。

2. 日本學者藪內清《隋唐曆法史の研究》(東京:三省堂,1944年)附錄提到《三紀曆》自後秦白雀元年行用,直至後秦滅亡為止,共行用34年。

3. 陳遵媯《中國天文學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及2006年)載有「中國曆法總表」,其中《三紀曆》行用年份是公元384年─517年。

4. 薄樹人《中國天文學史》(台北:文津出版社,1996年)載有「中國古代曆法表」,其中《三紀甲子元曆》行用年份是公元384年─417年。

5. 曲安京《中國數理天文學》(北京:科學出版社,2008年)有附錄「中國曆法表」,其中《三紀甲子元曆》行用年份是公元384年─517年。

拙見以藪內清及薄樹人為確,即《三紀甲子元曆》行用年份是公元384年─417年。

筆者著書雖力求準確,然而錯漏難免,尚祈讀者包涵。不少著作亦有同樣錯誤,此事十分有趣。

文化通識工作坊:中國古天文學入門

日  期:2013年9月6日 -10月4日 (逢星期五晚, 9月20日放假)
時  間:7:30pm – 9:30pm
地  點:創Bookcafe(三聯書店樓上)(香港中環域多利皇后街9號中商大廈2樓)
講  者:譚冰 (《古今曆術考》作者)
語  言:粵語
查詢電話:2806 9233
查詢電郵:info@visionbookcafe.com

天文學是所有自然學科中最早建立的一門學科,古人仰望天上繁星,很早便認識星空及掌握星體運動規律。本工作坊介紹中國古天文學的基礎知識,亦會旁及中國傳統曆算的概念。

第一節 2013年9月6日:星空初探

本節介紹古中國及現代天球座標系,略談現今通用的星座、恒星命名、以及香港可見的星象。

第二節    2013年9月13日:古代中國星官及星圖

本節介紹古代中國星官及天區劃分──三垣、四象、二十八宿、十二宮、十二次,亦會介紹現今尚存的中國古星圖

第三節    2013年9月27日:古代中國星占學

古中國有著全世界最完整之天文觀測紀錄,某些天象紀錄更附有星占論斷。本節探討古代中國星占學的分野概念,亦會討論一些正史所載的星占事例與禳災舉措。

第四節    2013年10月4日:中國傳統曆算概念及沿革

於古代中國,曆算一直主導著天文學的發展。本節介紹基本的曆算概念及其天文意義,討論中國傳統曆法的法則。

文化通識工作坊:中國曆算史概觀

日  期:2013年6月7 -28日 (逢星期五晚)
時  間: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
地  點:創Bookcafe(三聯書店樓上)(香港中環域多利皇后街9號中商大廈2樓)
講  者:譚冰 (《古今曆術考》作者)
語  言:粵語

 

本工作坊介紹中國傳統曆法所涉及的天文知識,並以中國天文學史為主軸,討論中國歷代曆法沿革;亦會揭示中國傳統曆法與古代社會文化風俗的密切關係。

第一節 2013年6月7日:古代中國曆算概念

本節介紹古人的宇宙觀、太陽系模型、以及其他基礎天文曆算的概念與定義。

第二節 2013年6月14日:先秦至南北朝的中國曆法

自先秦至南北朝,中國古天文學有長足的發展,期間屢有曆法改革,更有一些改革要經過百餘年的爭辯方告落實。本節討論此等改革對中國曆法有何影響。

第三節 2013年6月21日:隋唐至今的中國曆法

大部份沿用至今的中國曆法概念,至唐代已發展完備。至明朝時,西方天文學傳入中國,中國傳統曆算走向沒落。本節繼續討論曆法沿革,並闡述現行的中國曆法法則。

第四節 2013年6月28日:中國曆算與文化風俗的互動

本節討論在古代中國,曆算與政治、軍事、外交的密切關係,亦會由古曆書入手,探討古代社會的文化和風俗。

公開講座:中國傳統曆法探微

日  期:2013年4月20日(六)
時  間:10:30a.m. – 12:30p.m.
地  點:中環域多利皇后街九號(中商大廈二樓 (三聯書店樓上))
講  者:譚冰
語  言:粵語
主辦單位: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古今曆術考》

作者:譚冰
出版社: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ISBN:9789620433580
出版日期:2013年2月
價格:HK$128.00

內容簡介:

在中國傳統文化裡,天文和曆法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古人對天文、曆法的認知和歸納,至今仍然影響人們的生活。然而,普遍中國人對天文和曆法認識不深,部份人認為過於艱深,部份人則把它們與風水迷信畫上等號。

曆法涉及天文、數學、歷史多個層面的知識,本書從基礎天文和曆法概念談起,介紹星宿、陰曆、陽曆、節氣、閏月、曆元等內容;再按朝代順序講解中國 曆法的沿革、歷朝曆書的特點,以及曆算與封建王朝的關係。在古代,曆算是統治者的重要工具,與政治、軍事、外交息息相關。古曆書所附的曆注,更是研究當時社會、文化和風俗的重要材料。

曆法亦與術數關係密切。作者以科學、客觀的角度,詳述中國曆法沿革對七政四餘、子平八字、紫微斗數和太乙數的影響,否定迷信和宿命論;又探討子時換日、八字換年、斗數閏月起盤等術數界常見的曆法問題,澄清一些不合理的說法。讀者可藉本書入門,一窺中國傳統曆算的堂奧。

《古今曆術考》自序

常言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炎黃子孫莫不以此自豪。然而很普遍的現象是,我們看似很熟悉身邊的中國文化事物,但往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於中國傳統曆法方面,此種情況尤其明顯。古代中國於曆算有著輝煌的成就,因此中國曆法是科學史的熱門研究課題,更有不少外國學者致力從事此方面之研究及發表學術論著。但與之相比,大多數中國人卻對中國曆法認識不深。倘若有外國人請教農曆年、月、日、節氣如何安立,一般中國人也許只能勉強說「初一新月,十五滿月」,多懂一點的人可能會說「閏月無中氣」,但甚少人能完整介紹現在行用的中國曆法法則。尤有甚者,就如上述「十五滿月」、「閏月無中氣」的說法,亦不是百分百真確。

中國傳統曆法於今的功用,除了決定節慶日期外,便是用於命理術數。現在坊間的萬年曆良莠不齊,互聯網更湧現充滿不同選項的萬年曆程式及術數起盤程式,術數初學者往住無所適從。各門各派術者於一些有關曆法的術數問題,亦眾說紛紜。

筆者認為,在學術研究和日常生活之中,有著一大片的創作空間。就狹義來說,本書之寫作目的,一方面是由上而下,把嚴肅的學術論著普及化,向社會推廣近代有關中國曆法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是由下而上,提升讀者對中國曆法的認知水平,使其窺見中國傳統曆算的堂奧。本書亦會探討一些術數界常見的曆法問題,部份筆者之見或未可視作定論,但最少可以澄清一些不合理的說法。

於古代中國,曆法、天文、數學三者同源,而曆法又與術數及迷信風俗有密切關係。由此再進一步,本書的廣義,是說明中國曆法在科學史及文化史的地位。倘若讀者擴濶視野,以科學史及文化史角度閱畢此書,應別有一番體會。

最後,本書又有言外之義,即在於否定迷信宿命。命理術士賴以起盤論命的通書黃曆,看似神秘莫測,實際上曆書內容皆是人為施設,因此命理術數只是一門統計學而非宿命。我們只能由命理統計指出命主可能遭遇的運勢,絕不能說其際遇是命中注定。本書雖無長篇論及此點,此精神實已貫串全書。

承蒙三聯書店副總編輯李安女士賞識及支持,本書得以順利出版,筆者衷心致謝。筆者行文雖力求準確周全,惟若有錯漏,尚祈讀者不吝指正。

是為序。

譚冰

公元二零一二年十月寫於香港

《古今曆術考》目錄

 

《古今曆術考》目錄

 

第一章、中國曆法導論

一、何謂中國傳統曆法

二、為何研究中國傳統曆法

三、曆法即命理學之統計測量方法

四、共盤命例探究

五、中國曆法之起源與特色

六、中國曆算研究課題

七、本書內容編排

 

第二章、基本天文及曆法概念

一、時間之定義

二、宇宙觀與太陽系模型

三、天球

四、三垣二十八宿

五、太陽之運行

六、月球之運行

七、日月之不規則運動

八、年月日時之定義

九、陽曆

十、陰曆

十一、陰陽合曆

十二、二十四節氣

十三、平朔、定朔

十四、平氣、定氣

十五、閏月

十六、曆元

十七、時差

 

第三章、中國歷代曆法

一、中國曆法史料

二、先秦及秦代曆法

三、漢代曆法

四、魏晉南北朝曆法

五、隋唐曆法

六、宋遼金曆法

七、元代曆法

八、明代曆法

九、清代曆法

十、現代農曆

十一、現代農曆法則

 

第四章、古曆書與擇日術

一、秦代曆書

二、漢代曆書

三、唐朝、五代曆書

四、宋代曆書

五、明代曆書

六、清代曆書

七、現代通書黃曆

 

第五章、中國曆算與封建王朝之關係

一、中國曆法的內容

二、封建王朝乃中國曆算之服務對象

三、封建王朝對曆算之禁令

四、官方曆算與民間曆算之互動

五、總結

 

第六章、七政四餘與中國曆法

一、七政四餘之源流

二、七政四餘與《符天曆》之關係

三、《三辰通載》之版本及成書年代

四、《三辰通載》之五星推步

五、《三辰通載》之曆元

六、《三辰通載》之日月推步

七、唐代四餘之天文定義

八、宋元明代四餘之天文定義

九、清代四餘之天文定義

十、《三辰通載》之四餘推步

十一、七政四餘曆書

十二、總結

 

第七章、八字、斗數與中國曆法

一、子平八字之源流及起例

二、紫微斗數之源流及起例

三、明清曆法差異探究

四、命理術數應否自訂曆法

五、命理術數應否自訂年月日時分界

六、子時換日探究

七、八字換年探究

八、斗數閏月起盤探究

九、農曆大小月探究

十、2033癸丑年閏月探究

十一、外地出生人士起盤探究

十二、韓日越曆法探究

十三、總結

 

第八章、太乙數與中國曆法

一、太乙數之源流

二、太乙數之起例

三、太乙數之曆法系統

四、太乙數為何自訂曆法

五、唐代《開元太乙曆》之上元推算

六、宋代《景祐太乙曆》之上元推算

七、元代《大德太乙曆》之上元推算

八、總結

 

後記

 

附錄一:主要參考文獻

附錄二:中國歷代尚存曆書

附錄三:紫微斗數起例

再論子時換日

子時換日有兩種說法:有人主張子初換日,即晚上23:00便算作下一日;有人主張子正換日,即子夜00:00才算作下一日。筆者日前撰文討論子時換日,主張應以子正換日(參見《風水天地》卷237)。事實上,子時換日之辯由來已久,兩種說法皆不乏支持者,短期內難有統一結論,有些較謹慎的術者,亦有「子時不占」的做法。筆者今再撰文,目的不在評論何種說法為確,而是由歷史角度一論中國十二時辰制度之沿革,冀可釐清其中歷史背景。

一般人以為現在通行之十二時辰制度行用已久,但十二時辰制度實有沿革,並非一成不變。西漢《太初曆》(又名《三統曆》)為中國年代最古且流傳下來之曆法。據《漢書.律曆志》所載,《太初曆》之十二時辰算法為:「推諸加時,以十二乘小餘為實,各盈分母為法,數起於子,算外,則所加辰也。」按《太初曆》用語,「日法」即一日所等分的份數,而子夜00:00後不足一日之奇零部份用分數表示,其中「日法」為分母,「小餘」為分子。因此《太初曆》的時辰算法十分簡單,先把小餘乘12再除日法,若小於1,屬子時;若大於1但小於2,屬丑時,如此類推。《太初曆》十二時辰與現今二十四小時之換算,如表所列。值得留意的是,此種十二時辰制度與現今通用制度相差一小時。

子時

00:00 – 02:00

丑時

02:00 – 04:00

寅時

04:00 – 06:00

卯時

06:00 – 08:00

辰時

08:00 – 10:00

巳時

10:00 – 12:00

午時

12:00 – 14:00

未時

14:00 – 16:00

申時

16:00 – 18:00

酉時

18:00 – 20:00

戌時

20:00 – 22:00

亥時

22:00 – 00:00

附表:西漢《太初曆》、魏晉南北朝及隋代之十二時辰制度

與之相比,東漢《四分曆》時辰算法有明顯不同。據《後漢書.律曆志》記載:「推諸加時,以十二乘小餘,先減如法之半,得一時,其餘乃以法除之,所得算之數從夜半子起,算盡之外,則所加時也。」東漢《四分曆》之時辰算法,同樣把小餘乘12,但關鍵之處是先減日法之半再除日法,因此子時並不於夜半開始,而是於夜半前半個時辰開始,恰好與現今通用制度相同。然而東漢《四分曆》為何有這種時辰制度改革,現在已不可考。

子時

23:00 – 01:00

丑時

01:00 – 03:00

寅時

03:00 – 05:00

卯時

05:00 – 07:00

辰時

07:00 – 09:00

巳時

09:00 – 11:00

午時

11:00 – 13:00

未時

13:00 – 15:00

申時

15:00 – 17:00

酉時

17:00 – 19:00

戌時

19:00 – 21:00

亥時

21:00 – 23:00

附表:東漢《四分曆》之十二時辰制度

東漢末年及三國時代《乾象曆》,卻又復用《太初曆》之時辰算法。此後曆算推步漸趨精密,由三國時代《景初曆》開始,子時仍然是00:00 – 02:00,但每一時辰下再細分為十二等份。此種時辰算法為魏晉南北朝以至隋代曆法所沿用。

於術數典籍方面,隋代蕭吉所撰之《五行大義》載有關於年、月、日、時之論述。其中《五行大義.論配支干》曰:「立時之元,冬夏二至後,得甲、己之日,夜半起甲子。」換而言之,隋代《五行大義》亦用時辰古制,由夜半00:00開始算作子時。

其後隋代劉焯編撰《皇極曆》,提出以子半(又稱子正)為夜半之時辰制度改革,惟《皇極曆》最終未被頒行。此項時辰制度改革建議,於唐朝立國時傅仁均所撰之《戊寅元曆》終於得到落實。據《舊唐書.傅仁均列傳》所載,傅仁均上呈《戊寅元曆》時,列出時辰制度改革之理據,其文曰:「前代造曆,命辰不從子半,命度不起虛中。臣今造曆,命辰起子半,度起於虛六,度命合辰,得中於子,符陰陽之始,會曆術之宜。」傅仁均以子時之中(子正)為一日之始,此後中國歷代曆法所用之時辰算法皆「命子半算外」,即是以子半(子正)為夜半,如表所列。

子時

子正

00:00 – 01:00

丑時

丑初

丑正

01:00 – 02:00

02:00 – 03:00

寅時

寅初

寅正

03:00 – 04:00

04:00 – 05:00

卯時

卯初

卯正

05:00 – 06:00

06:00 – 07:00

辰時

辰初

辰正

07:00 – 08:00

08:00 – 09:00

巳時

巳初

巳正

09:00 – 10:00

10:00 – 11:00

午時

午初

午正

11:00 – 12:00

12:00 – 13:00

未時

未初

未正

13:00 – 14:00

14:00 – 15:00

申時

申初

申正

15:00 – 16:00

16:00 – 17:00

酉時

酉初

酉正

17:00 – 18:00

18:00 – 19:00

戌時

戌初

戌正

19:00 – 20:00

20:00 – 21:00

亥時

亥初

亥正

21:00 – 22:00

22:00 – 23:00

子時

子初

23:00 – 00:00

附表:唐代至今之十二時辰制度

作簡單總結,隋代及以前之時辰制度,除卻東漢《四分曆》外,子時為00:00 – 02:00;唐代至今之時辰制度,子時為23:00 – 01:00。唐代時辰制度改革後,可能有人依古義視子時為整體,亦有人依曆法區分早子時、夜子時,由此導致術數界子時換日之辯。關於此現象,恐怕古人亦始料不及。

筆者撰此文,並非主張復古,而是旨在說明子時換日辯論之緣起,讀者當可明瞭其中歷史背景。讀者於翻閱隋代或以前之古籍時,最好顧及時代背景,留意時辰制度今古之別。

原文發表於《風水天地》卷243(2012年12月),版權所有,轉載文章時煩請註明出處。